您好!欢迎进入渤海中文网!
策划

余华:曾写随笔上瘾,好几年不会写小说

作者:长江日报万建辉 发表日期:2017年04月18日 信息来源:互联网 点击:

余华:曾写随笔上瘾,好几年不会写小说

              余华与记者在喻家山文学论坛


 4月16日,来汉驻校讲学的作家余华参加在华中科技大学举行的“喻家山文学论坛”,倾听旷新年、李建军、洪治纲等来自清华大学、中国社科院、杭州师大、武汉大学的著名评论家围绕他作品的主题发言。在接受学生提问环节,余华妙语回答了下一部作品写什么、如何看待热播剧《人民的名义》等读者关切的问题。
 作家们总觉得写出的作品空前绝后
  有学生问学者吴佳燕,为什么余华作品中有那么多男主角窥视女性身体的情节?吴佳燕回答因为中国人性教育和死亡教育有缺失。吴佳燕随后把这个问题抛给了余华,说写作者本人最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写。话音一落,台下一片笑声和掌声。
  余华接下话头,顾左右而言他。他说,这两天注意力全放在caoxian了,朝鲜阅兵展示了洲际导弹,射程5000公里,早上洪治纲跟他开玩笑,说caoxian这洲际导弹又没用过,肯定是假的。而他想到的是,作家们都有点像jinsanpang,作品写出来后总觉得空前绝后,而评论家一看,说这都是二手货。
“学者余华”写小说进入不了状态
   有学生问余华为何90年代前后写出的父亲形象不一样?为什么出现这种转变?余华说,这是评论家的思维,不存在作家有什么转变的问题,一个作家写下一个人物,他们有不同的命运,自然有不同的生活,不是因为创作理念的转变。
   余华说他太知道评论思维与写作思维的不同了,也是90年代,汪晖 请他为《读书》写随笔,之后在《读书》发表的一些关于读书、音乐和文学创作的随笔为他带来了“学者余华”的虚荣。作家有一个毛病,见不得别人说他好,说他好他就越写越带劲,这一写就上了瘾,之后还为《收获》写了两年随笔专栏,等到回头准备写小说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写了3年多随笔,感觉已经回不去了。
   当时手里写的那部长篇小说,写的是某江南小镇上一个家庭的四代人的生活,时间跨度一百年。等安心坐下来想接着写小说时,感觉已经完全不对了。当时怎么写也进不了状态,头一次写了8000字,废掉,第二次写了40000多字,又废掉,后来感觉好一些,一口气写到了18万字左右,再去美国呆了7个多月,接着又去了法国,才逐渐调整过来。
《18岁出门远行》入高考题,坑了一批考生
  仍有学生问,那么多评论家对你的评论,有你认同的版本吗?余华说,实话说,所有对他的评论,写作时都不会去想它。
  余华回忆说,《兄弟》上半部出来后,崔永元对他说《兄弟》写得很深刻,前面钻茅坑等情节脏兮兮的,后来革命来了,连脏兮兮也没有了。余华对崔永元说,他写的时候可没有这样想过。
  还有《18岁出门远行》,不知怎么进了广东省有一年的高考语文题,结果让一批可以进北大、清华的学生,只进了北师大。他去搜广东一些中学高三语文老师的教案,教案写得好啊,对《18岁出门远行》一步一步分析,但让我考,肯定不及格,因为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
《人民的名义》是过去反腐作品的升级版
   余华说到在海外仅见到鲁迅、张爱玲的书,一位研究沈从文的法国学者,花了很长时间说服法国出版社出版沈从文的书,最终失败。在美国,绝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鲁迅是谁。日本文学在川端康成那个时代就已经进入欧美了,中国文学要想进入世界,恐怕还需50年、100年,这一点上他不乐观。
  而关于下一部作品,在没写完之前,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有时写着写着就放下来了。是否结合90后熟知的当下社会事件,还是写远离90后的乡土、抗战题材?他不好说,他只能说,他看过一部抗战剧,其中一句台词:“同志们,8年抗战开始了!”
  末尾这句话,引得台下学生大笑不止。
   被问到《人民的名义》,余华说,这是一个文化现象,要过了一段时间后再看,再来研究,而要认为有个这个剧后,创作的尺度会放开,他对此并不乐观。
  此前在武昌403国际艺术中心举行的余华作品无主题对话会上,余华也被问到《人民的名义》,他 说,这部剧无非是把一个腐败的市长变成一个腐败的省长而已,是作者过去反腐作品的升级版,许多人觉得尺度大,这只不过是官位大了。
   余华来汉谈巴金、李陀
中国式“天才捕手”成就多位著名作家
  作家余华来汉驻校讲学,日前在华中科技大学一次讲座中回顾如何走上文学之路,谈到他要感谢李陀和巴金:李陀让他第一篇小说得以发表,巴金帮助他发表了在当时看来题材敏感的《许三观卖血记》等作品。
  余华说,30多年前,他在浙江海盐一条河边的房子里写了短篇小说《18岁出门远行》,写完很兴奋。1986年他带这部作品参加《北京文学》的笔会,当时的《北京文学》副主编李陀看好这部短篇,力荐发表。
“李陀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说,你以后的作品再在我们这发,就糟蹋了,他帮我推荐到《收获》发。”
  而在《收获》,当时的编辑把他寄去的稿子原文抄在信纸上,把修改要求写到下面。“《收获》的编辑对他这样一个无名小卒如此尊重,这让我很感动,这样的编辑在今天很难找到了。”
   更让余华感动的是,已在医院卧床,且靠切开喉管进食的巴金,听编辑把他的《许三观卖血记》念完,说不要担心敏感,可以发表。余华说,巴金是让他们那一代年轻作家能自由成长的人。
   作家方方也有类似的经历。方方昨日在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说,80年代初,她还在武大读书,当时参加《长江文艺》的笔会和编辑李文认识,后来李文给她写信,希望她在写诗之余,写小说投给《长江文艺》。
  方方说,就是因为这封信,她由此走上了写小说的道路。当时她投的第一篇小说《大篷车上》,寄给李文。李文回信,说把小说再抄一遍寄来,字迹工整些。方方感觉有希望了。果然,1982年,《大篷车上》发表在《长江文艺》某一期的头条。许多期刊随后转载。
  之后《人民文学》编辑向前找她约稿。向前是女编辑,又是方方的武大中文系学姐,让方方倍感亲切,每次到南方约稿,向前都带方方到广西、湖南、广东,让方方结识了不少文艺界认识,韩少功、林白就是那时认识的。
  方方说,今天很多著名作家都是这样的天才编辑发现的。对有写作潜力又刚起步的写作者,好编辑太重要了,他们能给写作者中肯的意见,能给他们信心。
  熊召政至今感激长江文艺出版社原编辑周百义,是他提示《张居正》需要重写,熊召政这才埋头一年,将第一稿《张居正》推到重来。熊召政昨日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好编辑有文学眼光,有艺术鉴赏力,有作品的推介力;好编辑于作家而言,如同一个人穿一件好衣服,需要一个好裁缝。
  《诗刊》编辑刘年在余秀华博客里发现了余秀华的诗作,这才有余秀华的爆红,刘年当时给发在《诗刊》上的余秀华的诗作配的编后记——“别人都穿戴整齐、涂着脂粉、喷着香水,白纸黑字,闻不出一点汗味,唯独她烟熏火燎、泥沙俱下,字与字之间,还有明显的血污”,对于读者认识余秀华诗歌的价值,起了振聋发聩的效应。
   余秀华一直把刘年当作自己的伯乐,她一直想找机会感谢刘年,不知道怎么办,一次到北京参加朗诵会的时候,她小心翼翼地提了一些鸡蛋给刘年,表达对刘年的感激。

 



【编辑:bhzw2016】 【 加入收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写作不是“欲望号街车”——专访著名作家麦家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余华:曾写随笔上瘾,好几年不会写小说]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