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进入渤海中文网!
原创

《婚奴时代》

作者:周林 发表日期:2017年07月25日 信息来源:互联网 点击:

剧情梗概:
     主人公周慕瑾,四川人,今年26岁,至今没有女朋友,家庭条件也相当普通,祖上几代人都在大山深处务农。周慕瑾从小爱写作,当地有名的文艺青年,中专毕业后,辗转漂泊于全国各地。为了追寻明星梦,后来参加香港英皇公司天王天后比赛落选后,便放弃了歌唱梦,在成都从事编辑工作。
     周慕瑾对爱情和理想依然憧憬,只不过他的爱情观停留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传统观念里,过分追求完美,所以往往不切实际,故而单身。在成都工作的几年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不断地被父母逼婚,但是出身贫寒,没房、没车、没存款,甚至连个稳定工作都没有的周慕瑾常常感到自卑,尤其是现在的女孩又现实,玩弄感情,一夜情成为家常便饭,这让周慕瑾感到很无奈。
     但是工作之余他坚持写作,对于他这样出身贫寒的人来讲,也许写作是他唯一的出路,有了大学文凭,有了知名度,也许命运会改变,他不断地在人生之路上探索。家里给他安排了不下30次相亲,个个都是大学生,还个个家庭条件都比周慕瑾好,但周慕瑾一个也没有瞧上,父母对此很无奈,恨不得将他赶出家门。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未婚同居,初中就开始恋爱,大学没毕业就怀孕的现实,更让他接受不了,他向往的还是梁山伯与祝英台氏的爱情,纯洁中带着羞涩。为此,周慕瑾曾多次在父母面前说他终身不娶的想法,差点没把父母气死。
     后来,他通过博客认识了成都本市的一个年轻貌美的女诗人,年龄跟他差不多,女诗人也仰慕周慕瑾的才华,两个人就交往了,后来,才知道女诗人刘心然的家世显赫,她的父亲是文化局副局长,她的母亲是国立医院的妇科主任,反正比周慕瑾的家室好的多。刘心然父母当了解到周慕瑾的收入和家庭后,果断让其分手,刘心然却以死相抗争,最后脱离家庭,与周慕瑾裸婚,在外面租房子,结婚后,因为现实两个人的思想悄然发生了变化,没有了恋爱时的那份激情,甚至因为生活琐碎而吵架,两个人身心疲倦。后来,两个人离婚了。 
     在一次相亲中,他邂逅了自己多年未曾见面的老同学樊欣燕,樊欣燕当时是班花,一直暗恋班上的大才子周慕瑾,但是樊欣燕从未表白过,周慕瑾一直不知情,直到相亲再一次邂逅,樊欣燕才勇敢地对周慕瑾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樊欣燕也是单亲家庭,妈妈已经退休,没有什么收入,由此可见樊欣燕的家庭条件也不是很好,虽然她深爱着周慕瑾,但是周慕瑾并不爱她,心里一直对刘心然恋恋不忘,刘心然深受周慕瑾的伤害,离婚后,刘心然怀孕了,仍然和家人一个人带着孩子,这些周慕瑾都不知道。周慕瑾在经历一场生死体验后,逐渐找到自己失去的东西,他再一次追求刘心然并与之复婚。  
     周慕瑾还有一个好兄弟,叫宁可凡,宁可凡也是农村的,在成都打工,父母都是农民,条件比周慕瑾还要差一些。他通过周慕瑾邂逅了樊欣燕,并展开疯狂追求,但是樊欣燕对他没有一点感觉,这只是宁可凡一厢情愿。宁可凡不放弃,多次帮助和关怀樊欣燕,终于感动了她,两个人正式确定了关系,当樊妈妈见到宁可凡父母了解到情况后,当即制止他们交往,并向他们提出物质上的要求,两家人僵持不下,宁可凡心灰意冷,甚至产生了分手的念头。 
     其实,对周慕瑾和刘心然造成最大伤害的人是郑有为,郑有为是省文化厅郑厅长的儿子,郑家和刘家原本就是世交,刘心然和郑有为打小相识,并一起长大,在一个学校里面读书。郑有为是个纨绔子弟,常常游手好闲,惹事生非,最后触犯了法律被判刑,郑父为了替儿子赎罪,决定前往穷困山区支教。郑有为对刘心然乃至刘家伤害都很大,早在周慕瑾与刘心然认识之前,他就与刘心然发生过关系,周慕瑾与刘心然交往以后,郑有为甚至还对其施暴,但强奸未遂,郑、刘两家因此关系大变,这也是周慕瑾打不开的心结,他与刘心然离婚也在于此。 
     故事通过对几个不同家室、背景、性格的年轻人展开描写,他们所面临的问题,也有时代特征。寒门子弟优秀的人大有人在,往往无处施展其长处,豪门子弟衣食无忧,却不知上进,为非作歹。其实,新时代的婚姻,虽说是自由恋爱,不再拘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也会有门当户对的门第偏见,门阀制度自古有之。对于那些漂泊在都市的寒门子弟,房子、婚姻、工作、车子都是压在他们身上的一座大山,这些综合在一起,往往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场景1       地点:建兴镇逸香茶楼        人物:周慕瑾(26岁,帅哥,作家)、李梅(职业销售,25岁,相貌一般)、服务员                  

     
李梅坐在建兴镇逸香茶楼里,一边喝着泡好的绿茶,一边焦急地等待着,时不时地看看手表,显出一副极不耐烦的样子,欲起身离去,突然周慕瑾急急忙忙地跑进来,面带微笑走向李梅,问:请问,你是李梅吗?
李梅:(四川话,态度怠慢地)对,我是,你是周慕瑾吧?
周慕瑾:(周慕瑾在李梅的对面坐了下来,朝服务员挥了挥手)服务员给我来一杯跟她一样的茶。
服务员:(面带微笑,四川话)好的。
周慕瑾:(面对李梅内疚地表情)我是周慕瑾,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
李梅:(四川话,极其不满地说)我说你这个人是咋回事哦,你晓得我在这里等你好久了不?让女生等男生这算啥子嘛!难道你妈没有教过你做人的礼貌么?  
服务员:(服务员微笑着将泡好的绿茶端到周慕瑾的面前,四川话)你好,你的茶,请慢用!
周慕瑾:(周慕瑾生气地说)你说你说我就说我呗,提我妈干什么?我妈招你惹你了!不就是让你等了这么长时间,至于嘛,我知道晚了一会儿是我不对,但是你也不能这样数落人呀,车子晚点了叫我怎么办,我飞呀!
李梅:(假装咳嗽了一声,岔开话题,四川话)那行,我们还是谈正事吧,听说你在成都上班,做啥子呢?
周慕瑾:(气没顺)图书编辑工作,业余作家。
李梅:(语气讽刺,四川话)收入应该很高吧,你们这行?
周慕瑾:(回答敷衍)一般般,吃饭没问题。
李梅:(态度轻视,四川话)跟你说说我吧,我在广州做营销工作,跟你这行是八竿子打不着,你说这些我都不晓得,老实跟你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他是广东汕头的,只是我妈和姑妈嫌他太远,所以强行让我相亲!
周慕瑾隐忍不言。
李梅:(很不礼貌地在周慕瑾的身上上下打量,语气讽刺,四川话)不错,你确实是位帅哥,跟我姑妈描述的一样,但是我这个人对帅哥向来没啥子兴趣,我也不想找个小白脸做老公,我喜欢高大威猛有霸气的男娃儿,你不是我喜欢的菜,像你这样的帅哥身边应该有很多小妹妹围着你吧,你应该交往过很多女朋友了吧?
周慕瑾:(怒气冲冲地站起来)你什么意思啊?有你这样相亲的吗?我告诉你,我还是CN呢,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风流情种!行了,我看你根本不是诚心相亲,分明就是找茬嘛,我也告诉你,我也有女朋友了,我来相亲也是被我妈逼得,我看我们实在没必要再聊下去!再见,茶钱我替你付了!
周慕瑾气冲冲地从钱包里面摸出一张20的面值放在了桌子上,便甩手而去。  
周慕瑾:(一边朝门口走去,一边低声埋怨)什么人呀,真是什么人都有!
李梅:(自尊心受到伤害,站起来吼,四川话)服务员,收钱!


【编辑:bhzw2016】 【 加入收藏
上一篇:驾照考过了
下一篇:《育儿记》(网络剧剧本)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婚奴时代》]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