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进入渤海中文网!
原创

一任水墨释禅心 ————解读青年书画家张中正的艺术状态----张春景

作者:张春景 发表日期:2018年07月10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一任水墨释禅心
————解读青年书画家张中正的艺术状态----张春景

 

将极具当代艺术理念的元素揉进传统水墨,把讲究线条笔力、写意性的绘画状态与现实境况相融合,进而写出中国画的独到精神是众多艺术家的追求,张中正也是探索者之一。

天赋是艺术家的宠儿。中正的血脉里流淌着南皮张氏家族深厚的的文化底蕴,一本夹皮墙里的老家谱,种下了追求书法艺术的种子。考入沧州师院后得王玉池、齐兆藩、林鴒、杨红英、董振怀诸师亲琢,在水墨氛围浓厚的殿堂里游弋,懂得了书画的人之初

有不俗之心,有淡泊之性,才会有书道之养。求学、拜师、临帖都是养的范畴。中正先是拜著名书法家范硕为师,又得清玺、吕品等方家点拨,从二王苏蔡米黄入手,溯篆隶,取唐宋,便临百家。对书法的分布、结构、用笔,有着独到的体会。追求稳不俗、险不怪、老不枯、润不肥。即在变化中达到统一,把裹与藏、肥与瘦、疏与密、简与繁等对立因素融合起来,也就是骨筋、皮肉、脂泽、风神俱在。章法上,重视整体气韵,兼顾细节的完美,成竹在胸,书写

过程中随遇而变,独出机巧。古人书法,不求完美,只是内我真诚,不求外在完整,观其内心感受。看古人精品,支离破碎,实则心化完整。所以,《兰亭序》《祭侄季明文稿》等优秀作品,看进去一派天机,处处鲜活、处处灵魂。

他用笔善于在正侧、偃仰、向背、转折、顿挫中形成飘逸洒脱的气势、沉着痛快的风格。字的起笔往往颇重,到中间稍轻,遇到转折时提笔侧锋直转而下。捺笔的变化也很多,下笔的着重点有时在起笔,有时在落笔,有时却在一笔的中间,作品中常有侧倾的体势,欲左先右,欲扬先抑,都是为了增加跌宕跳跃的风姿、神采飞扬的气息,以多年临帖摹古的浑厚功底作前提,故而出于天真自然,绝不矫揉造作。

曾经他的画室与我家居相邻,一次茶间兴起,便挥笔写下澄怀观道横幅送我,并解释:语出《南史》澄怀,就是挖掘心灵中美的源泉,实现最自由最充沛的深心的自我,胸襟廓然,脱净尘渣,完成那审美的人,提供审美的主体条件。观道,就是用审美的眼光、感受,深深领悟客体具象中的灵魂、生命,完成,凸现一个审美客体。如书法间,虚空中传动荡,神明里透幽深,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这便是观道。我深以为然,也渐渐明白了他从县城的权力中心一次又一次走向角落的内涵。

生活有时是相对公平的,失去也意味着获得。如释重负地结束了爬格子的生涯,他有了充裕的时间且书且画了。先

是摹宋元小品,继临王、黄、赵、龚,以贾又福、龙瑞、张复兴等现代大家的技法为楷模,走向自然,广纳地气。那年,他有幸被选为全国首届网络书画名家写生团成员,赴秦岭、太行,走西域、南疆,每年两次的集体活动成就了饱览祖国山水的梦想。中正解释说,他画面里那些满溢的闲适恰恰是一种对现实生活的无奈感叹。快节奏的生活状态让人们越来越频繁地想要逃离,他把听风看景、游艺人间的愿望全部都寄托在画面里,于是,个人就显得简单直率,故而便轻松许多,生活也有滋有味起来。

以书法透于画,则无不妙。以画法渗入书,而无书不神。中正的的水墨画色彩并不丰富,依然感觉丰满,细看会发现作品中有几分淡泊,让人不知觉地间静下来。他将书画室取名《木石堂》的,常常有这样的景象:一个人双手托颚长久地出神,全然不被尘世间的鸟语雀欢、人声歌声所影响,若一株正在思想的芦苇。近来梦境中常出现晕染的烟云,墨的干湿浓淡精妙无比。房子、车子、票子---世间充斥了太多的泡沫与无奈,能够守护住内心,保留一份诚恳与真实,莫过于通过绘画、书法与文字留下痕迹,尚可寻些或堪一笑的快慰吧,那是情感流浪与栖居的地方。”----摘自《木石堂札记》

............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渤海风》杂志)

 


【编辑:bhzw2016】 【 加入收藏
上一篇:生活中的人性浮沉
下一篇:创造美的使者----读刘国莉《会唱歌的梧桐花》即兴感受---王传华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