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进入渤海中文网!
原创

让乡情升华为一种哲思 ■ 刘桂茂 —我读王蒙先生

作者:刘桂茂 发表日期:2019年03月11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我们老家流传着一个笑话:

 说是一个青年学生,离开老家到天津去了几天,回来后就已经是满口天津话。他爸爸领他到荞麦地里收割荞麦,他撇着“津腔”问:“红梗绿叶开白花,介四嘛玩意?”他爸爸忍无可忍,抡起杈干就揍他,吓得这小子高声大叫:“了不得啦,荞麦地里打死人啦!”—他也认得荞麦了。

  这类讽刺出门在外的人“忘本”的故事很多,并不一定都具有进步意义。贾平凹写文章说乡里人讽刺回乡的城里人是“坐碗来的”(“昨晚来的”),王蒙先生的老家南皮或者再说大一点沧州把“昨天晚上”说成是“夜来个后哄”。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就叫《“昨天晚上”一定会战胜“夜来个后哄”》。因为要推广普通话吗。我和一群同学出去旅游,大家坐在一辆汽车里,谁的电话铃声响起,他拿起电话用半生不熟而又嗲里嗲气的普通话说话,毫无疑问那一定是孙子孙女或者外孙子外孙女打来的。不能带坏了孩子吗,尽管南腔北调,我还是要尽量说普通话。

  王蒙先生虽然是南皮人,却生于北京。他在沧州生活的经历仅限于两三岁之前—而那个年龄的记忆实际上是很浅淡的。他没有在家乡看到过“红梗绿叶开白花”的庄稼,也没有和村民们有过“夜来个后哄”式的交谈,他对家乡的记忆是大车店里朦朦胧胧的大牲畜沙拉沙拉的吃草声和养牲畜人咯噔咯噔的铡草声—甚至于这种记忆的可靠性也值得怀疑。但是,王蒙先生却一贯乡情浓郁:回到家乡他总是用南皮方言告诉大家:“俺是龙堂儿的!”

  一群南皮人在北京聚会,请了王蒙先生参加,王蒙先生则用乡音念诵他认为具有代表性的老家童谣:

羊㞎㞎蛋,上脚搓,

俺是你兄弟,你是俺哥。

打壶酒,咱俩喝。

喝醉了,打老婆。

打死老婆怎么过?

有钱的,再说个。

没钱的,

背上鼓子唱秧歌。


......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订阅《渤海风》杂志或关注杂志微信号:bhfzz2018)

【编辑:bhzw2016】 【 加入收藏
上一篇:叙说生命的寓言----韩冬红散文评鉴
下一篇:流 淌 的 乡 愁 —读作家张立国散文集《故乡的情韵》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让乡情升华为一种哲思 ■ 刘桂茂 —我读王蒙先生]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