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进入渤海中文网!
原创

读王东梅《水芹菜》

作者:天晴 发表日期:2020年03月25日 信息来源:互联网 点击:

  读王东梅《水芹菜》

  刘红军,笔名天晴,河北省作协会员、迁安市作协副主席。作品散见《芒种》《大观》《小说选刊》等报刊,并入选各类年度选本,金麻雀网刊2019年度新媒体小小说优秀作家。


  鲜灵灵的水芹菜,还跳跃着露珠,那应该是很诱人了。它凝聚着五婶对处于困境中三妈的恻隐之心,但在三妈看来,却以为是对她的可怜,这个“可怜”就激怒了她,她看不上的五婶对她施以怜悯,简直是对她的侮辱,想当年自己何等得势风光?

  这一想,三妈本就悲怆的情绪推到了顶点,丧失了理智,竟投塘寻死。水太浅,却没死成,那只有活了。静静地任风吹着褂子,沉静下来。突然想起那把水芹菜,想起躺在炕上的病男人,想起院子里的鸡鸭猫狗,她急匆匆去寻水芹菜,继续投入到不堪的生活中去。

  我们看到如此一个强势的女人,遇到男人久病摊床,无依无靠,内心竟也有脆弱不堪、怨天尤人乃至寻死觅活的时候。而真正内心强大起来,还是要靠调整心态,达到自愈。这个三妈写得很活,作品对她的刻画细腻、独到,无论外貌、语言、动作还是心理描写,都给我们留下了鲜明深刻的印象。

  三妈的内心活动是很活跃的。一开篇她就埋怨院子怎么那么大,墙怎么那么高,屋子怎么那么黑,当初可不这样想,这只不过是现如今生活窘困,负担极重造成的心理感受罢了。她内心只是空落无着,悲伤无望,不平鸣冤。她瞥见五婶从院门走过,心里就骂她一身肥膘和糙糙拉拉,是她惯有的骄矜和眼下的嫉妒。三妈看到五婶留下的水芹菜,便想她不定怎么笑话自己,可怜自己。自尊和对自己的不确信让她偏执任性,简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作品对三妈的动作描写极为传神,滴流圆的小眼睛看看四下无人,眼泪便委委屈屈,汩汩荡荡,伴有喋喋不休。那股子悲屈,如滔滔江水奔腾不息。三妈看到五婶,嫉妒心起,越想越恨,收了眼泡里的水,要去撕了那蠢婆娘的嘴,挠花她的那张丑脸。她呼呼地带着风地往外跑,咕咚,跳进了水里。真是一连串的疯劲儿!“三妈的身子就往下坠,脚也往下探。一蹲身,脚竟踩到了塘底,再一撑劲,呼啦半个身子就冒出了水面。”这一连串的动作,写得那么简练逼真,读着时,我仿佛就潜了水,脚一撑地向上浮似的。等三妈情绪缓和下来,作品是这样描写的:“风从街角刮过来,在三妈湿漉漉的褂子上,蹭来蹭去。”风在三妈褂子上的动作,也正是三妈内心的动作,她在静思默想。当想起水芹菜,水芹菜可以做菜坨子,给她的男人吃,“她爬起来,就往家跑。脚上的鞋子什么时候丢了一只也顾不得了,三妈满脑子里,就剩下一把水芹菜。”到这时,我们不禁莞尔一笑,笑中含着那么点酸苦。作品对人物动作的描写,往往能抓住最有特点的,做出精准的描绘,而且简练传神。

  我很欣赏作品的语言,细腻,形象,贴切,生动,精炼,独到,尤其是用了大量的比喻。“这屋子咋就这么黑呢?黑得人心里像是挖了一口井,黑咕隆咚的吓得人不敢迈脚步,恐怕不留神就掉到井里。还用掉吗?四面高墙深院,这不就是住在井里了吗?”这样的比喻,就写出了黑到什么程度,黑的具体可感,形象地展现了三妈沉入到巨大的深渊中、看不到光亮和希望的内心世界。“那声音没了气力,像是从嗓子眼的半当腰里冒出来的,又像蒸馒头用软柴,灶头上的气就软踏踏地撑不起个身子。”这是写瘫在炕上的男人有气无力的话。你看,这比喻多么形象,多么富有生活气息。

  另外,作品还善于营造环境,侧面烘托,巧妙插进背景材料等,在此不一一赘述了。


                      选自金麻雀网刊“栽种小小说纪事”

  .......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订阅《渤海风》杂志或关注杂志微信号:bhfzz2018)

 

                                                                                   编辑:王秀娟

  


【编辑:bhzw2016】 【 加入收藏
上一篇:意象花朵绽放的美丽——读马启代老师的诗集《黑如白昼》
下一篇:没有了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读王东梅《水芹菜》]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