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进入渤海中文网!
原创

布谷声声

作者:怡馨盈盈 发表日期:2016年06月19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我是伴着布谷鸟的声音长大的。我想我是懂这种语言的,就像布谷鸟懂我的中国梦一样。无伦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有它的支持和存在,我就会看到未来。
   (一)
   一条弯曲的小港,河水沿着右边山坡的脚下环绕了大半周潺潺地流着,冲刷着左边的杨柳,山坡上是一望无际的西瓜地。一棵千年的古松树矗立在环梯形的山坡之颠,古树上偶而一只布谷“噗嗤”一声飞出,又“布谷、布谷……”地叫着。对面的小港岸边坐着一位小女孩,她双手托腮,凝视着这棵“千岁爷”静静地听着布谷的叫声。这幅画多年后依旧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也多次丰富了我的梦。
   因为,我在那里渡过了我快乐的童年。那个托腮的小女孩如今已是孩子的妈妈,她的孩子也像她当年那么大了。她也常常跟她的孩子讲故事,亦如当年奶奶给她讲“布谷鸟”的故事一样。
   “奶奶,看,那个鸟,布谷、布谷叫的鸟。”那时的我仰起头,用手指着远去的飞鸟,兴奋地问道。这时,奶奶总是摸着我的头给我讲关于布谷鸟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小女孩家里可穷哟!穷得没有爸爸、妈妈、没有了家。可怜的小女孩被一位地主收为童养媳。童养媳和地主的女儿一起成长,当她长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变成地主家里的小媳妇时,地主的女儿也出嫁了。一天,小媳妇的小姑子回娘家,这个地主婆下了一锅面条,挑了两碗。一碗下面装着面条,上面浮了几片瘦肉;另一碗下面装得全是瘦肉,上面就盖上了几根面条。开钣了,小媳妇并不知道婆婆的用意,就端了一碗上面是面条的那一份吃了。婆婆看见小媳妇吃了小姑子的面条,一气之下,就把小媳妇打死了。但是,又怕被人发现,就把小媳妇的尸体藏在一个空的大米缸里,盖上了盖。第二天,婆婆刚揭开盖,忽然“扑哧”一声飞出一只鸟出来,嘴里还不停发出“夺错了姑姑,夺错了姑姑”的叫声。
   这是我小时候经常听奶奶讲得一个老掉牙的民间故事,多年后依然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中。那一段跟在奶奶的屁股后面,扯着她的衣襟,嚷着要奶奶给我讲旧社会的民间故事时光总令我回味,难以忘怀。尽管它没有《光头强》、《喜洋洋和灰太狼》、《奥特曼》,可是那一种快乐是现在的小朋友们所体会不到的。
   奶奶幽幽的故事伴我走入学堂,每天完成做业后,又在奶奶“呤呤”的故事声中安然入睡。我对奶奶日渐地依恋,奶奶对我人生潜移默化地影响,奶奶成为我快乐的童年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上二年级的那一年,我遇上一位特别爱讲故事的左老师。他总在我学习疲惫之时,给我们来一段《薛刚反唐》。虽然当时并不知道《薛刚反唐》是什么意思,但是,在课堂上,只要老师讲故事,教室便一片欢呼雀跃。我知道老师和奶奶一样,是爱我的;我知道奶奶是不及老师所拥有的渊博知识。可是,几十年过去了,如今,我能够记起的依然是奶奶给我讲的《布谷鸟》故事,而《薛刚反唐》只知其音,不知其义和形,故事的名称此刻,我才知如何书写。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一首歌《习惯一个人》,对,我也许是习惯了奶奶的生活,习惯了有她的那份快乐,记忆才会如此的深刻,才会情不自禁地琢磨布谷鸟的叫声,一次又一次。
   多少次在梦中,我仿佛变成了一只小鸟,拼命地展翅飞翔,飞呀!飞呀!……却总也飞不高。这是,奶奶总会出现,我的翅膀立刻就有了力量,快乐地翱翔。不知何时,我爱唱:“我是一只小小鸟,想飞怎么也飞不高……”我知道,我在渐渐地长大,会唱会跳,知识才是我展翅的力量。我也知道,时代不同,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没有地主,也不会有冤死的小媳妇,布谷鸟不是人变成得,它是一种会叫的鸟。
   我会拿起二年级的课本,给奶奶读《难忘的一课》,与奶奶分享邓爷爷亲临小学观摩小学生生上计算机课的故事。这时的奶奶越来越老了,她时常叨唠着新社会好,痛彻旧社会残害了她的人生。我看看奶奶的那一双被布条包裹过的脚,那卷曲的小指和大拇指是旧社会的留下的痕迹。夏天,听着布谷鸟的叫声,奶奶说她不久就要走了,布谷鸟在招唤她,因为奶奶这时已经病了。
   奶奶生病期间,我从学校回家,总是把自己从学校带回的信息告诉奶奶。什么改革开放,什么深圳特区建设,谁与谁去深圳挣了好多钱?每当这时,奶奶就会抬起头说:“我家现在不需要钱,我的孙女要努力学知识,等你长大了,把我们家乡也变成特区,那才风光呢?”我想奶奶是一位很远见思想的人,只是被旧社会束缚了手脚,缺乏知识的力量,就像她那一双脚,要不是拥有睿智思想地支配,早就包成了小脚,裹足难行。她的很多姐妹都是小脚女人。
   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奶奶终因积困成疾,恶疾缠身。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永远离开了我们。那一晚,我和家人都守候在病了多时的奶奶身边。我凝望着那一双已经没有了光的眼睛,轻轻地抚摸着她的手,告诉奶奶,布谷鸟再不会叫“夺错了姑姑,夺错了姑姑!”时代不同了,大家的思想解放了,布谷鸟在叫“深圳特区,部分富裕”,奶奶听到了“深圳特区,部分富裕”几个字,意料之外地坐起来抬起头看了看大家,挤出了最后一丝笑容,躺下。她的手在我的手掌里渐渐泠却,一时,满屋的哭叫声。我痛叹道:璀璨的迷蒙的樱花弹指间便即凋落。因为,那年,她六十岁;那一天,她六十岁的生日。奶奶再也不会跟我讲故事了。
   (二)
   奶奶去世后十年,我去过南方,那一个被称为“遍地是黄金”城市。虽然,我只是那个城市的过客,但它的先进思想理念,它的喧闹繁华令我及众多游客无不为之眷念。
   没有去南方时,我自认为自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自命不凡。可是,到过后,却有一种“书到用时,方知少”的感叹!终于明白,奶奶为什么总叫我多读一点,也不得不佩服这个肚无笔墨的民国女人的不平凡。悔悟还不算晚,我在一个同事地帮助下走进大学校园,来到北方的古城西安。
   改革的春风袭击着这个古老的城市,仿佛一夜之间,就嗅到了特区的气息。从我踏这个城市到我离开,城市地拆迁和重建始终没有停止脚步。城市的更新日新月异,从公路地新建,学校地扩建,城市死角地修建,最后是景区,古遗址地改造,仅仅用了三五年的时间。
   大学毕业后,离开学校,我就住在含元路附近的西七路。那时,含元殿的修建刚开始。每天,工作之余,总是喜欢走进那只有一人多高的围墙内去逗留一段时间。早晚,这里总有不少附近的市民在这锻炼身体,保安是不管这一类人的,可以随便出入。我也喜欢这里,是因为它就在住所的附近,而且这里是这个城市之中的一块净土。我喜欢那些花花草草,喜欢在这里自由地呼吸,更喜欢那几棵苍天大古树,在这里我能捕捉到家乡的气息。
   这些古树上也总有几只布谷鸟,在我漫步于含元殿时,不经意间高歌几曲。每每这时,我总是很自然的仰望那几棵古树,眼睛不停地搜索着布谷鸟的踪迹,像小时候一样专注出神。
   独在异乡思往事。我三岁左右时,奶奶回舅爷爷家带我来过西安。虽然小时候印象模糊,但是那一张在大雁塔下照的老照片,那人来人往的火车站还依旧印在我的脑海里。今日的电子银屏取代了昔日的列车时刻表,磁卡电话也悄无声息地挂在站前的走道里,环城的大道也都抹上了黑黑的柏油路,如今的小车比人还多,都要拥堵在车站左右,行人旅客身上散发着时尚的气息。大雁塔不知何时也穿上了新衣,沉浸在音乐喷泉的流光中。
   “布谷、布谷……”布谷鸟的叫声划破了我的回忆。我把目光投在随手的华商报上。胡锦涛主席提出的“西部大开发”建设西部的标题印入我的眼帘。在国家良好的政策支持下,西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改革加大了它的步伐。北方也吹来了南来的风。
   奶奶离开我们快二十年了,可是奶奶不知是否知道,旧思想,旧观念,早已被她的自家人邓小平爷爷这个“地主婆”打死了。中国即将腾飞了,你看那布谷鸟正在欢快地叫着:“全民努力,共同富裕”。
   报上的新闻说什么,南北对调、中部掘起话题。一股思乡的情绪迷漫着我的情绪,家乡的那一棵古树还在吗?布谷鸟还会一如往昔地停留在那棵古树上吗?
   (三)
   我爱我的家乡。那里有滚滚的长江,有那弯弯的小河,满河的芦苇荡,静静的小港,记忆中的古树,布谷鸟……
   如今,我回来了,来到了记忆中最初的地方。可是,一切都不复存在,象奶奶一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现代化的城市。沿街一路贴着“绿化城市、环保城市”的横幅标语。
   哥哥的单位林业局在城市的郊区设立了一个林业苗圃基地。爸爸退休了,他同妈妈一起在这个基地种植这些花花草草。因为这,家里早在市内买了楼房。这些变化是我所始料不及的,来得有点快,前后也不到十年的时间。
   我决定留下同哥一起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就是这个一时冲动所昌出的简单想法让我呆在了家乡成家立业。
   我和父母用我们勤劳的双手为我的孩子创造了一个美好的环境。我要把我快乐的童年复制,让这种美遗留给下一代。
   儿子刚会说话时,问:“妈妈!这个香香的花是什么花?那个红红的细花是什么花……”
   “香香的是丁香花,它的香如形是淡雅的清香;那红红的细花是石榴花,它供观赏的盆栽花……”
   “真美丽!妈妈。”我看到他那合起双眸抬起头醉人的模样,也会偷偷发笑。
   几只蝴蝶在花丛中竟相追逐。“妈妈,那个会飞的是什么?”
   “那是美丽的蝴蝶!”
   “那个又飞又叫的是什么?……”
   “那是一种鸟,一种春夏叫得欢快的布谷鸟!……”
   “布谷、布谷……”
   儿子会跳会唱,却依然喜欢听我讲故事。特别是在晚上,只有在***故事声中安然入睡。
   他从我的故事中学会了如何做一个好孩子,所以在幼儿园里捧回了一朵又一朵大红花;他从我的故事中明白知识的力量,所以才从学校拿回一份又一份奖状。
   听到大家夸奖儿子,心里暖暖的,自信心又盈满胸怀。我想更多的孩子像儿子一样快乐的成长。通过了学校的应聘,于是,我走上讲台,开始了我的执教生涯。
   当我站在讲台上,凝望着台下的孩子那一双双渴求知识的眼睛,心中有一种被需求的温暖流过。我仿佛又到了苗圃基地,待那万花齐放的时刻,就是国家振兴之时。因为“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学生:“老师,你听,布谷鸟在叫什么呢?”
   布谷鸟在叫:“好好读书,振兴科技!”

【编辑:怡馨盈盈】 【 加入收藏
上一篇:昨日重现
下一篇:欣赏也是一种收获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布谷声声]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