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进入渤海中文网!
原创

《紫玲珑 ----张猛小说选集》之四:《口红》

作者:张猛 发表日期:2017年04月10日 信息来源:互联网 点击:



《紫玲珑 ----张猛小说选集》之四:《口红》



《紫玲珑 ----张猛小说选集》之四:《口红》

  

                     ——张猛小说选集

   (2010年作家出版社出版)


                     目  

  一


那些日子呀!

挑战

不仅仅是开始

口红

嗨,小城

口红

五十二颗地雷

有梦的季节

山间,那些桃花

模样儿



小城

紫色的扁豆花

紫花瓷碗

鬼儿

李三爷的大铁驴

二哥

连长

狗这东西

五魁

那份煎饼

税收

柳眉儿落了

刘秃子

王葫芦

黑龙寺

黄喇叭

白长衫

红鞋子

蓝面具

紫玲珑

绿牡丹

黑护秋

占卜

车,像团火

儿歌

小喜鹊

城里人



对弈

尘土飞扬

树叶拍打风的声音

白衬衣 粉衬衣

父亲的眼睛

神采飞扬

如梦令

双赢






《口        红》


     口红是我一个女同学的名字。叫响时,口红这东西还没有流行到现在的程度,无论样式、色泽、档次等。那时我们还只是读初中的模样,远没有今天生活的丰富物质。汉字简化改革不知是第几次了,反正我们正赶上。柳国红就把名字常常写作柳口红。我们依然叫她柳国红。她就那么甜甜的应着。

     语文老师是个老顽固,不认同这批简化字,说越简化越不成样子了,中国的文字很讲究的,把展改为尸下一横还伸展个屁,僵尸也。就不让我们写这些简化汉字,而且不只一次地说这些东西马上就会停止使用,简直误人子弟!我们就偷着乐,嗤,你以为你是谁。语文老师就把我们写的简化字统统判作错字,气人的老顽固。发作业读名字就更有趣了:柳口红、李尸一……红就这么叫响了。那时学生们大多不知口红是什么东西,只知口水。我读的书比较杂,是知道口红乃女人涂抹嘴唇的用物,并认为凡妖艳的女人都喜欢那玩艺儿,去勾引男人。就有不少的男生在柳国红人前人后怪怪的呼喊口红口红。柳国红长得白白细细的,两条黑黑的小辫子不安分的在粉红色衬衣上跳动。那时我们还不知道班花、校花什么的,反正柳国红长的不赖。听到口红口红的叫声,她并没有怎么样,只是脸红扑扑的瞥几眼猫叫似的男生,坐下来看书。男生就象得了夸奖叫的更起劲。我不喊,我和柳国红是邻居,前后住着,从小在一起捉迷藏、打草、上学,再喊就显得不够意思了。小时候她见我迷了眼,给我小心翼翼的翻开眼皮轻轻吹里面的东西,凉凉的好舒服。想着想着就紧张起来,我为什么要把口红是什么东西告诉他们啊,还说了那么多口红不是好女人用的话,怪不得有的男生叫喊时声音和模样都怪怪的。我……

     我后悔极了。这倒不是说我跟柳国红怎么了,一想起她给我吹眼皮,一想起她把草往我筐里装,一想起她叫她妈给我做绿色的帆布书包,一想起她把她爸的书偷给我看,一想起她把白面馒头送我吃……我就打心眼里觉得对不起她。就去求那些男生别再叫喊口红了。男生们没一个好东西,他们一点也不听我的话,对我的谎言更是嗤之以鼻:就让老顽固来找我们罢,是他这么叫的;口红是什么玩艺儿,是你讲的。你和口红是不是……嘿嘿。我懵,我傻,我呆了。

     就不敢见她的面。每每口红口红声响起,就低下头看书或剥弄手指,样子很难堪。仿佛口红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在慢慢割我的心。好模样的柳国红就突然急起来,脸涨得通红,不要脸,谁喊谁是私孩子!啪,一瓶蓝墨水碎在书桌上,溅了她一脸,粉红的衬衣也被污了一大片。她捂着脸哭着跑出了教室。我的心一沉,完啦,等着回家挨揍吧。

     忘说了,柳国红她爸是我们公社的公安助理,好大的官儿。再看看那些刚刚还张牙舞爪的男生,现在都秋天的茄子蔫了。

     我们学校紧挨着公社。口红找她爸了。不知谁嘀咕了一声。她爸有枪啊。坏喽,要挨办。反正是大苇告诉咱们口红是什么意思的。

     听听,这不是逼我吗?我的汗流下来。后来听他们说我的脸变的煞白,象戏台上的高俅。

     接下来,什么事也没发生。只是口红再没穿那件粉红衬衣。她也再没给我送书,不再同我一起上学、打草了。以后男生们也就不敢人前人后的喊叫口红了。简化汉字在我们要升高中的时候就被废止了。

     语文老师高兴的不得了。神采飞扬地说怎么样,我说这些简化汉字不中用吧,让你们改得及时吧。我上书国家语言委员会说这些字失掉了中国汉字的精髓哩,嘿。我们就跟着老师笑起来。我偷偷看了眼柳国红,小辫子兴奋的直颤动,脸红扑扑的,象玫熟透的苹果。她还怪我吗?

     让我们再最后读一下简化字吧,有意思。语文老师清清嗓子,声音怪怪的:李尸一、柳口红……

     教室里响起欢快的笑声。口红,口红!男生们真不是东西,和着老师的读声1有节奏地喊叫起来。我脸黑黑的,把锯似的目光横向这些不知趣的鬼玩艺儿。柳国红瞟了我一眼,红着脸低下头。两条黑黑的辫子生气似的抖动着。

     她不会再如以前那样摔碎墨水瓶了,口红已流行的象空中飞舞的柳絮那么简单易见,而且小女生们正在用,红红的涂在唇上,不象我说的只有妖艳的勾引男人的女人才用。就有男生不断的问我是否故意如此解释口红,我无言以对。即使现在,我也认为当时一点没有别的意思,那么小就……我也太阴险了吧。

     是阴险。柳国红总是这么说我。我无奈的笑了。在家里她不许我叫她别的,就喊叫她口红。口红,口红,就喊的情绪盎然起来。

     口红是我妻子。没什么大不了的。叫顺了更响亮。

     对不,口红。


【编辑:bhzw2016xs】 【 加入收藏
上一篇:《紫玲珑 ----张猛小说选集》之三:《不仅仅是开始》
下一篇:《紫玲珑 ----张猛小说选集》之五:《嗨,小城》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紫玲珑 ----张猛小说选集》之四:《口红》]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