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进入渤海中文网!
原创

借种

作者:钢凝 发表日期:2018年07月10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作者简介:钢凝,男,1963年5月出生于河北沧州。1981年10月入伍北京军区空军某高炮团,1984年1月至1985年3月赴广西边防前线对越轮战。军旅19载,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1次,优秀士兵2次,嘉奖8次。1985年5月《故乡的泥土》获中国青年报、中国文联出版公司联合举办的“千字小说”征文一等奖,1988年12月《苦雨》获《消费时报》“轻骑杯小说征文”二等奖,1991年8月《大师和评论家》获首届冰心杯文学奖三等奖。《故乡的泥土》被《小说选刊》《中国微型小说选刊》选登,《呼唤》被《小小说选刊》选登


               借  种(短篇小说)

 

 

钢 凝

 

中原某地农村,麦收季节的一天傍晚,即将落山的太阳,把田野、山峦镀上了一层金黄。李长清由北向南走在回家的沙石路上,蹬蹬的踩地声伴有带起的少许尘土。他右手握一把镰刀,镰刀把上挂着一只篮子,左肩扛一捆成熟的麦子,麦穗随着有力的步履在他脊背上下舞动。

李长清三十左右岁,中等身材,体格健壮,太阳的余晖把他的脸涂抹成了古铜色,反射着亮晶晶的光。他停住脚步,右手离开扶着的麦捆,抹了抹脸上的汗水,脑袋转向西边的太阳,有些刺目,他眯起了眼睛。

突然,李长清听到有人喊“救命”,声如游丝,尽管微弱,但他还是听到了,是从路的南面传来的。他扭回眺望落日的目光,睁大眼睛,顺着声音寻去,发现在前面十来米处,路的左边趴着一个人。他刚才只顾低头走路,未发现前面的状况。李长清不敢怠慢,疾步向那人走去。来到跟前,他赶紧放下手和肩上的东西,蹲下来,问,你怎么了?那人哼哼几声后,虚弱地说,我、我病了。不是当地口音。那人试图用手撑地,想立起身子,李长清连忙去扶。那人撩了撩遮住脸的散乱的头发,无神的眼睛看着李长清。尽管那人脸上有些脏,但李长清判定出是个女人,而且年龄不大,二十多岁。

李长清说,你是哪个村的?我送你回家吧?那女人喘了一口粗气,说,我是日本人,是跟商队来你们宋朝的,走散了,流浪到这儿。那女人说着生硬的中国话。李长清一听,没处送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干脆带她回家吧。李长清说,你要不嫌弃,就先到我家养一养,就你这样的身体,没法走路了。打扰你了。我背你吧。给你添麻烦了。你就别客气了。李长清蹲好身子,扶那女人慢慢趴在了他的后背上,左手挽紧女人的一只大腿,右胳膊夹起麦捆,手拿镰刀筐子,向村子走去。

 

太阳悄悄地落山了,北良村有的农家屋顶烟囱已冒出袅袅炊烟,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李长清背着那女人向村东头一处三间土坯房快走,他不愿让人看到他背着一个女人。房子院墙半人高,不大的院子,柳条扎成的筏子,当做一开一合的简易门。李长清打开柳条门,进了院子,随手将镰刀筐子和麦捆扔到地上,右手也挽紧那女人的右腿,喊道,娘,我回来了!清儿回来啦。李长清的娘在屋里回应,声音已经苍老。

李长清背那女人到了西屋娘的房间,喘着粗气,靠近炕头,缓缓地侧倒些身子,把那女人放到在了炕席上。坐在炕里的长清娘问,把什么东西放炕上了?李长清大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回道,哪是东西?是一个人,她病路边了,又没处去,就背家来了。长清娘说,好,好,救人要紧。李长清的娘七十多岁,长期患有哮喘病,眼睛已半瞎,看东西模模糊糊,这几天刚吃了几副中药,哮喘病减轻了不少。

那女人在李长清背上经过颠簸,竟然睡着了,经李长清出汗的热身子的烘烤,也出了一身汗。她感觉躺下不动了,眼睛慢慢睁开,看到了炕上坐着的老人,心里想,到了救她人的家了。 谢谢,谢谢。那女人说。长清娘一听,说,是个女的?对,是一个东洋人。 长清娘摸索到日本女人身边,手触到了日本女人的脸,感到黏黏的,说赶紧烧水,我给她擦擦。好嘞,我烧水,做饭!李长清说。

长清娘用毛巾沾着兑好的温热水,仔细地擦试着日本女人的脸,因眼神不好,长清娘的脸快贴近日本女人的脸了。擦试完毕,日本女人的脸干净了,露出姣好的面容。长清娘说,还是一个俊女子。随后日本女子趁热吃了两碗李长清做的大米粥,竟大汗淋漓,两眼有了光泽,自己能坐起来了,说话也有了些力气。日本女人没有任何病,只是饿的头重脚轻,浑身乏力,刚才吃了东西,又冒出几身热汗,身体通爽了好多。

日本女人叫千叶代子,是跟随日本商船到大宋做生意的,实际是跟着游玩,他们在浙江明州(今宁波)港口登陆,上岸后,雇佣宋人的车马队,驮上从日本带来的金、水银、硫磺、泥金画、刀剑、折扇等,一路向宋朝国都汴梁(开封)进发,沿途在落脚的城市也进行一些贸易,主要购置纺织品(丝绸、锦)、陶瓷、香料、药品、书籍、钱币等。当时宋朝的经济、文化、科技等领先世界水平,文明程度远远高于当时世界上的任何国家,是中国历史上最具魅力的时代。

日本商队往来一趟几个月是最快的,大多一年甚至几年,有的在一些城镇开有自己的店铺。千叶代子跟随的商队已来宋朝十个多月,在汴梁也流连几个月了,由于商队老板这次交易的陶瓷、药品量比较大,资金出现了短缺,他们秘密商议,在开封租房子,向宋朝当地部门申请,开妓院挣钱,把随商队游玩的五个年轻女子充当妓女。千叶代子等五人听到风声后,一致拒绝此事,趁商队其他人麻痹大意时,分散逃跑了。千叶代子一路乞讨,顺着惠济河沿岸向东南方向奔走,她想碰上其他日本商队,能够搭船回日本,结果困顿交加倒卧路上。

听了千叶代子的叙述,长清娘唏嘘不已,说,这不是造孽吗?好端端的女子怎么能干那种事!其她女子咱也管不了了,你到我这儿就到家了,好好养身体再说。李长清不停点头,说,住下来,住下来,跟我娘住一块儿,我也打听着和你一起跑出来的姐妹。 千叶代子听后感动得流下了热泪,连连道谢,给你们添麻烦了,给你们添麻烦了!千叶代子经过几天调理修养,身体彻底清洗,穿上干净些衣服后,露出了清爽可人的仪态,待人彬彬有礼,做事规矩有方。

千叶代子在长清娘的叙述中,也了解了李长清的家庭状况。李长清祖上是明朝战乱时逃难到北良村的,没有家业积累,到李长清爷爷辈曾置下一处好房产,由于李长清父亲得了重病,需要钱医治,便把五间大房子卖了,又在村西头盖了三间土坯房。长清父亲卧床八年,钱花光了,人也咽气了。房破又逢连阴雨,长清娘又得了哮喘病,有点儿钱,差不多都花买药上了。由于家境贫寒,李长清三十一岁了,没有女子愿嫁给李长清,至今光棍一条。长清娘的叹息声也刺了一下千叶代子的心。

 

千叶代子在李长清家住了十几天,元气渐渐恢复了,白白的脸上有了红润,眼睛发亮晶莹。千叶代子和李长清、长清娘相处很融洽,家里有了难得的欢快气氛,很多年的压抑感由于千叶代子的到来,一扫而光。千叶代子注意到李长清性格偏内向,待人真诚可靠,好琢磨事,属于闲不住的人,只要日子好好过,会有翻身的一天。千叶代子感到自己能到李长清家,是一种缘分,在一起不长的日子,她有了一份割舍不掉的亲情,一份责任。她想,这么常住下去,是不可能的,名不正,言不顺。千叶代子做了一个决定,嫁给李长清!

有一天,三人在炕上饭桌上其乐融融的吃饭的时候,千叶代子突然下炕,两腿一下子跪在炕下过道里。千叶代子的脸红红的,说,娘,我有事要讲,请您答应?李长清心里“咯噔”一下沉了下去,该来的总要来的,她要走了,嘴哆嗦着说,有事、有事说事,下跪干吗?长清娘眼神不好,听到千叶代子跪在炕地下,着急地说,孩子,快起来,地下凉,有事说,咱家不讲那规矩的。长清娘心里也一凉,没有不散的筵席,这孩子要提出走了。千叶代子还是跪在地上,说,娘,谢谢你们的照顾,我的命是你们给的,你们都是好人,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李长清别过了脸,浑身冰凉,不敢看千叶代子,不敢听下面的话。长清娘突然感到气不够喘,拿筷子的手有些颤抖。千叶代子继续说,我想和李大哥结为夫妻,一起伺候您老人家,请您准许,如不答应,我会一直跪下去

.......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订阅《渤海风》杂志)


【编辑:bhzw2016】 【 加入收藏
上一篇:《紫玲珑 ----张猛小说选集》之十一:《紫色的扁豆花》
下一篇:没有了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借种]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新文章

门文章